热门关键字: 劳动 博览 维权

您所在的位置:副刊 > 情怀 > 正文

“隐形”的牵挂

2017-09-14 作者: 来源:

\
  马海霞 文/图
  那年我要到外省读大学,父母帮我联系到了临乡一位校友,让我开学时跟着她一起坐火车去学校。临走前一天,母亲下厨做了几个“硬菜”,一家人吃了顿团圆饭。第二天一早,父母将我送到家门口,大哥帮我提着行李送我到火车站,等那位高我一级的校友按约定好的时间地点和我接上头后,我便让大哥回去了。
  后来和宿舍同学聊起开学时的事儿,她们都说报到前父母都耳提面命地对她们提出忠告:大学不许谈恋爱,要好好学习,吃好喝好,保重好身体……更有甚者,父母的约谈长达好几日,各种一人在外求学的注意事项不厌其烦地重复再重复,而且她们都是由父母亲自护送到校;有的父母还在学校的招待所里待了3天,等孩子熟悉了校园环境才踏上返程的。
  相比之下,我的父母更像“假父母”,直到开学要离开家那天,他们也未曾对我有所交代,他们的态度告诉我,我离家千里和在家门口读书一样,不同的是回家的周期由一天变成了半年。
  我问过他们,为何没有交代过我几句“临别赠言”,母亲说我从小就是个“小大人”,主意多着呢,用不着瞎操心。父亲戏谑我:“人小鬼大,家里数我读书多,脑子灵光,又伶牙俐齿,得理不让人,无理也能赖上三分,对这样的‘樊梨花’女儿,担心都是多余。”
  我一直是父母“放养”的孩子,我曾一度认为,父母对我这种“儿行千里”的不担忧,其实是一种对我的漠视,后来父亲解释说,他和母亲对我的牵挂和担忧一点也不少,不过从不在我面前表达罢了。那天,大哥送我去火车站回来后对父母说,看我见到校友自来熟的开心劲儿,他就知道我是一个巴不得踏出家门、不知道想家的“小没良心的”。母亲听到这些,紧张的心情才稍微放松了些。
  父亲还说,母亲一辈子不信鬼神,从不占卜算卦,可那天村里来了个算命先生,非要母亲抽签替在外的子女算一卦,母亲那几日正牵挂我,一听和我有关,便抽了一签。算命先生说我在外恐有灾难,要帮我“破”,母亲明知上当受骗,还是多给了他36元钱让他“破灾”。事后母亲还是不放心,逼着父亲跑到邮局,往辅导员那里打了个长途,假装询问我的学习情况,其实是侧面了解我是否平安。  
  父母表面对我放任,但我心里明白,其实父母的担心和牵挂一直都在,不过是穿了“隐形衣”罢了。

相关阅读:



关于我们| 网站地图| 官网微博| 手机报|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主办:劳动午报社 运营管理:北京市总工会信息中心 版权所有©2013-2016 技术开发:北京正辰科技发展股份有限公司

ICP备案:京ICP备05021144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3001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