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字: 劳动 博览 维权

您所在的位置:副刊 > 情怀 > 正文

我与林木结缘的那些事

2017-07-18 作者: 来源:

\
  王琦(北京市林业勘察设计院)
  我,普通人一个,拿数学关系中的正态分布做比方,就是中间的大多数,既不出众也不太差。我所学的专业是林业,所从事的行业是森林资源调查相关一系列工作。
  缘分有时候说起来真是一个奇妙的东西,或许冥冥之中都是注定的。
  我的家在山脚下,父亲是一个伐木工人,生长在一个林木气息浓郁的家庭环境中,当然也曾非常羡慕那些文学底蕴浓厚、腹有诗书气自华的姑娘,只是越长大越发现根本不必羡慕别人,每个人都是最好的。
  小时候的我便喜欢花草树木,单纯的喜欢,喜欢枝桠较多的树木,可以和小伙伴们比赛谁爬得又快又高,累了站在上面看远处的风景,感觉站的好高,看的好远;喜欢一种名叫紫茉莉的花,别名胭脂花,开各色的花,它的花瓣可以将指甲染成各种好看的颜色,我们曾经乐此不疲;还喜欢狗尾巴草和牵牛花,用狗尾巴草的秆将粉色、紫色的牵牛花串在一起,煞是好看。
  喜欢的太多、太多,或许这就是我和林木结缘的开始。
  从小老师就教导我们要保护森林,可是父亲是一名伐木工人,我并不喜欢,渐渐长大,发现爱林护林、提高森林覆盖率、保护森林生态系统是大势所趋,这与父亲的职业相悖,我在心里暗自想父亲是要失业了。
  只是多年过去了父亲并没有失业。我不明白这是为什么,直到学习了林业专业,明白了一个道理,采伐树木并不都是破坏森林。
  在林木生长的幼龄阶段,同一个种植穴中或是种植、或是萌生出多株幼树,这就需要按照合理的密度伐除质量差、长势弱的树木,保留的那棵幼树就可有充分利用有限的生长空间和资源;林木生长到中龄阶段,也需要对其进行抚育,伐除密度过大,生长不良的树木;等林木成熟阶段,其涵养水源、改善气候、保持水土、防治风沙的各项功能也微乎其微了,这时也需要间伐等措施。
  所以伐木工人这个职业也有其存在的意义,应该予以客观的看待。
  如果说我是子承父业,那有些牵强。因为我们虽然都在林业这个大行业下,但是具体从事的工作却不尽相同,唯一的相同点就是都在和树木打交道。
  一开始很多人不理解一个姑娘家为什么选择这个行业,而且听到我学的专业就会问姑娘你是种树的吗?让我哭笑不得。
  其实我只是在园林系统中的一个小分支,资源调查室中工作,参加工作时间不长,参与的工作也是科室工作的一小部分,如林木采伐限额核查、平原造林核查、京津风沙源核查等等,室外作业较多。
  风吹日晒、寒风凛凛时有,风和日丽、微风习习时有,无论何时,总是甘之如饴、心情愉悦、有一点小小的成就感。
  我时常在想,虽然我的力量很微弱,但是我在为我所钟爱的事业而努力,积少成多、蚍蜉撼大树,我们每个人贡献出自己的微弱力量,也能够推进林业发展一大步。
  缘深缘浅、情起情灭,与林木结缘是我之幸也。你陪我走四季,我愿陪你度余生。



关于我们| 网站地图| 官网微博| 手机报|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主办:劳动午报社 运营管理:北京市总工会信息中心 版权所有©2013-2016 技术开发:北京正辰科技发展股份有限公司

ICP备案:京ICP备05021144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3001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