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字: 劳动 博览 维权

您所在的位置:副刊 > 情怀 > 正文

我们这一辈

2016-03-16 作者:颜学敏 文/图 来源:

\
  颜学敏 文/图
  我们这一辈,没有早教,更没有什么胎教,我们只有快乐的童年。我们常常三五个一群,爬树逮知了,用竹篾弯成圈,网上蜘蛛网后再去罩蜻蜓,去地里翻跟头,去小溪边捞虾,在河沟沟的石头缝下翻螃蟹……
  我们这一辈,没有布娃娃,没有塑胶玩具,更没有机器人。我们就玩抓石子的游戏,石子在手心手背跳来跳去。还有捡竹棒、跳房子。我们没有现代的游乐场,大自然都是我们玩乐的天地。晚饭过后,小朋友一起在院子里围上一圈,唱起丢手绢的歌谣,无忧无虑。
  我们这一辈,没有“留守儿童”一词,每天晚上都要回到那个散发出昏黄灯光的家。如果哪天做坏事给老师逮住留下训话,或是在外面疯得太晚而没回家,我们一定听得到父母呼唤我们的声音在山洼里回荡。
  当我们端着热腾腾的饭菜猴急着往嘴里扒拉,父母心疼的眼神一定会在我们身上定格很久。留守的没有儿童,只有父母的关爱。
  我们这一辈,没有“校车”的概念。哪里谈得上概念,我们看到拖拉机和汽车都要兴奋很久。再远的山路,都是我们背着小书包,一蹦一跳丈量出来的。我们用最原始的传声法呼朋引伴,早上在某个地点集结,放学又在此地散开。我们心中也有一团火在燃烧:将来有钱了得带上父母坐车去县城逛一回。
  我们这一辈,从未听说过三聚氰胺、地沟油、注水肉……我们喝的是山泉水,吃的是走地鸡。
  父母从地里劳作回来,径直走到水缸边,一瓢冷水咕嘟咕嘟就进了肚里。我们放学回家,跑得黑汗直流,气喘吁吁,依葫芦画瓢。父母说:“不要急,不要急,缓口气了再喝。”米是自己种,菜是自己栽,肥料是农家肥,就连空气都是绿色的。
  我们这一辈,大多见过父母建造房子。我们懂得檩子哪儿头大,我们懂得生活的基本秩序。我们也懂得一年四季何时种瓜何时种稻何时栽秧何时除草。我们绝对不会说出大米是从米缸里舀出来的笑话。我们当然还懂得种植各式各样的小菜,会在劳动中学会享受劳动的乐趣。
  我们这一辈,有太多时间在旷野里疯长,在芬芳的菜园里自由呼吸,在风雨中穿梭享受淋漓之酣畅。我们有太多的欢声笑语,去追逐蓝天白云,去野外放风筝,去玩泥巴,去滚雪球,去搭毛狗棚,去走亲戚,去看露天电影,去砍柴,去割草,去放牛。我们有河,我们有水,我们有花,我们有香,我们有一个色香味俱全的童年。
  骑竹马,弄青梅,蓬头稚子钓柳荫。麦田里放羊,池塘边听蛙鸣,夏夜纳凉依偎爸妈怀里数星星…… 
  我们所有的拥有,都成了记忆。我们所有的记忆,都成了历史。我们的他们,传承了我们这一辈的生命,却再也无法传承我们的过去。
  找不到了,永远也找不到了。这就是他们的童年。

相关阅读:



关于我们| 网站地图| 官网微博| 手机报|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主办:劳动午报社 运营管理:北京市总工会信息中心 版权所有©2013-2016 技术开发:北京正辰科技发展股份有限公司

ICP备案:京ICP备05021144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3001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