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字: 劳动 博览 维权

您所在的位置:人物 > 今日人物 > 正文

从警23年,生命最后一刻还在办案——追记房山公安分局刑侦支队城关队队长殷恩民

2019-01-29 作者:□本报记者 闫长禄 来源:


殷恩民(右)和同事们研判案情
 
  “这几个案子我们都核实清楚了,把人和案子都交给我们处理吧。”这是北京市房山公安分局刑侦支队城关队队长殷恩民生前的最后一句话。2019年1月7日18时48分,殷恩民正在会商案件时,突发心脏病倒下,经医院抢救无效因公牺牲。
  2019年1月11日,天还没亮,一辆辆送行的汽车驶进房山殡仪馆院内。殷恩民的家人、亲戚、战友和很多群众陆续到达这里。“舍不得殷恩民,我们来送送他。”整个一楼大厅站满了人,原本宽敞的大厅里挤满了700多名自发前来送别的人们。那一天是房山区“两会”开会的日子,区委区政府为了殷恩民的送别仪式,将会议推迟了一个小时。
  初露锋芒,他27岁被任命为探长
  42岁的殷恩民,1995年10月参加公安工作,2009年7月至今任房山分局刑侦支队八中队中队长。从警23年,殷恩民从刑侦支队重案队、良乡区域队到城关队,破案无数,只为还死者一个公道,还被盗者一个心安。
  提起殷恩民,战友们说得最多的就是他当刑警后破案的成名之作,即“4·19”抢劫出租车杀人案。
  那是2004年4月19日,在房山区夏村桥下发现一具男尸。经工作查明,死者是一名出租车司机,其生前所开的出租车套用其他号牌仍在营运,经常在深夜出现在东南三环一带。时任代理探长殷恩民结合车辆特征及仅有的线索,奔走在东南三环附近的小区、加油站、汽修厂和收费站进行摸排,但嫌疑车始终没有出现。
  当年9月14日,几十名民警和协警一起,在东南三环呈扇形面,对嫌疑车可能出现的地方撒下了一张无形的大网,殷恩民则驻守在这张大网中的一个点位上。
  仅凭眼力寻找嫌疑车,无疑像海里捞针。殷恩民目不转睛地注视着路上的车流,当嫌疑车一闪而过时,他立即打了一辆出租车跟了上去。几分钟之后,殷恩民和队友前后夹击,将嫌疑车堵了个正着,犯罪嫌疑人被当场擒获。
  此后的24小时里,殷恩民与嫌疑人斗智斗勇,终使得嫌疑人如实交代了抢劫出租车杀人的犯罪事实。
  那一年,殷恩民只有27岁,时隔不久被任命为探长。
  拼命三郎,他是战友们的主心骨
  在同事和领导眼里,殷恩民是出了名的“拼命三郎”。平时在单位里值班最多的还是他,包里随身带着速效救心丸。殷恩民常说:“节假日只要我在单位待着,咱们队里就有人,大家都安心。”
  刑警支队八中队副队长张波告诉记者,2016年7月份殷恩民抓捕一名流窜作案的入室盗窃嫌疑人的过程,令他印象深刻。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两年了,但每每想起,他仍觉得凶险无比。
  2016年7月,是一年中最闷热的一个时期,比天气更热的是一个流窜房山多个地区连续作案的入室盗窃嫌疑人。该嫌疑人每次得手后就更换地点再次作案,气焰十分嚣张。
  此时的殷恩民也非常焦急,如果不尽快破案,会让房山地区的百姓感觉不安,以他的脾气,这种嚣张的嫌疑人盗窃犯必须早日抓获,否则他都睡不着觉。
  很快,殷恩民接到房山长阳镇一个村有关线报,该嫌疑人将在该村继续作案。晚上10点,殷恩民布置队员进行蹲守,根据当时的地形,判断只有两个出口,其中一个小路由一组侦查员蹲守,殷恩民带领其他侦查员在一个大路口蹲守。
  以多年的经验判断,该嫌疑人是驾车作案,从大路口逃跑的可能性最大,殷恩民要亲手抓住该嫌疑人。
  凌晨时分,一辆黑色轿车从村口驶出,确定是嫌疑人驾驶车辆。经过路口时,车速非常快,之前制定的拦截计划根本无法用上。情急之下,殷恩民抄起一块石头朝前挡风玻璃上砸去,顿时玻璃被砸出一个大窟窿,嫌疑人吓得赶紧停车。这时殷恩民带领侦查员冲上去抓住了嫌疑人。
  “当时太危险了,我们谁都没想到殷队会冲上去,车速那么快,如果石头砸不破玻璃反弹的话,会直接伤及自己。”直到今日,张波还特别佩服殷队的勇气。
  张波说,不管遇到什么样的抓捕行动,只要殷队在,大家心里都特别踏实。其实,还这么拼的殷恩民已经快40岁了,但他的行动力和冲劲丝毫不让年轻人。
  在张波眼里,殷恩民对刑侦工作特别执着,案件办理特别细致。每当接到一起案件,他总是反复阅卷研究案情,经常加班加点,从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从警23年,他先后荣获个人二等功1次,个人三等功2次,嘉奖7次。
  生命最后一刻,他说把人和案子都交我处理
  打开殷恩民厚厚的一摞笔记本,都是关于他工作的记录,特别认真,也特别详细。 “我是农民家的孩子,父母都是最普通的老百姓,我现在接触到的每一起案子都关系到老百姓,每起案件我都会当做是自己的父母兄弟的案件一样办。”
  在刑侦支队八中队代理探长吴金贺眼里,殷恩民一直是一名慈爱又严厉的师傅。
  2018年10月,吴金贺探组正在侦办一个盗窃保险柜的案子,三名嫌疑人行踪不定,前期已经盯了这伙人3天,他和搭档也是几天没合眼,终于在窦店一出租大院找到了嫌疑人的落脚点,吴金贺考虑先回队里修整一下再继续,于是他叮嘱好房东一有动静第一时间打电话。
  “当时真的很累,可刚回去就被殷队长劈头盖脸地数落一顿,他说案子进行到这个阶段,再苦一点你也不能停,必须守住这最后的百分之一,人跑了前面的努力就全都白费了。” 吴金贺回忆起这段,印象至今深刻。
  “我是殷队长一手带出来,而现在再也没有机会听到他的教导了。”吴金贺说。
  熟悉殷恩民的人都知道,他平时不怎么买衣服,一条警裤他从夏天穿到冬天,家里有半身不遂的老父亲,还有上高二的儿子,他生活的担子一直很重。
  “殷队总是让大家有时间多回家照顾照顾,但是队里忙他最抽不开身,回老家看父母机会很少,他一直觉得很亏欠父母。” 刑侦支队八中队的刘增奇说,殷队老父亲病重夜里需要陪护,他白天上班,夜里去医院照顾,然后早上回单位继续上班。
  殷恩民这股拼命的劲头,直到2019年1月7日牺牲的当天也没减一分。那天早上7点,他出了家门先去医院开药、取药。8点到单位后开会、去案发现场。中午回单位的路上,与侦查员一起在路边烧饼摊吃了火烧。下午还是工作,继续和同事商讨案情。直到18时30分许,殷恩民还在与市局刑侦总队以及外地同行研究一起别墅被盗案。
  18点48分,他突然倒地。据在场的同事回忆,殷恩民的最后一句话是:“这几个案子我们都核实清楚了,把人和案子都交给我们处理。”在场人员第一时间采取急救措施并拨打120。
  “恩民,你醒醒!这个家不能没有你啊......”妻子的呼唤焦急而绝望。
  “爸!爸!爸!……”殷恩民的儿子大声地呼唤着他。
  “小殷,小殷,我命令你给我醒过来!听见了没有……”老队长李艳青红着眼晴狂喊。
  当晚,短短时间里,听闻此消息的殷恩民的战友和亲友200多人,从四面八方连夜赶到医院。21时29分,殷恩民走了。
  殷恩民走得太突然,他来不及跟妻儿说上一句话;他的办公室只留下27本记得密密麻麻的工作日记;他的书桌上还记着没写完的盗窃案侦查细节;那个陪着他经历大大小小案件的背包里,依然装着一把手铐和一瓶速效救心丸;那件警号为046611的警服,却永远等不到他回来……

相关阅读:



关于我们| 网站地图| 官网微博| 手机报|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主办:劳动午报社 运营管理:北京市总工会信息中心 版权所有©2013-2016 技术开发:北京正辰科技发展股份有限公司

ICP备案:京ICP备05021144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3001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