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字: 劳动 博览 维权

您所在的位置:人物 > 今日人物 > 正文

“淡定哥”冷静战胜种子选手——记“挑战‘大工匠’”工程测量组冠军高学佳团队

2017-12-04 作者:边磊 实习生 都林/文 本报记者 于佳/摄 来源:

\
高学佳(中)和团队成员崔超(右)、包余阳(左)在一起
  有点腼腆,不爱说话,遇事冷静,人称“淡定哥”,这枚戴着黑框眼镜的90后小鲜肉,和队友崔超、包余阳一起,在北京市总工会组织的“挑战‘大工匠’”终极挑战赛中,战胜同组包括种子选手在内的所有对手,斩获工程测量组第一,成为“北京大工匠”提名人选。
  11月16日,北京市政路桥市政集团二处高学佳团队刚刚成为“北京大工匠”提名人选,消息就在单位内不胫而走。他们抱着学习的态度参赛,在全市众多参赛选手中脱颖而出,在决赛中展开终极比拼,最终经过理论知识与现场实操的重重考核,一举战胜包含三组种子选手在内的全部对手,问鼎工程测量组桂冠。
  考试型选手遇事不慌
  高学佳岁数不大,26岁,性格沉稳内敛。队友崔超和包余阳对他的评价就是:淡定。虽然工作时间不长,但考虑到性格因素,让高学佳成为技能大赛中单位推荐的第一人选。
  “他是考试型选手,心理素质特别好,什么情况下都很稳定。”北京市政路桥市政集团二处来广营北路地下综合管廊工程测量组组长崔超这样评价高学佳。从职务上来说,崔超是高学佳的领导,但在比赛中,他愿意成为高学佳的助手。因为高学佳专业能力过硬,心理素质稳定,去年还在北京市测量大赛中获得了第四名的成绩。
  11月16日实操比赛当天,决赛题目是四等水准和放线。
  上午比赛的时候,高学佳其实没什么信心,他觉得自己从事路桥管廊施工测量工作,四等水准并不是自己的长项,反而是经常进行勘探测量的种子选手的优势。四等水准主要考验测量员导高程的精度,当天上午,一组种子选手30分钟又快又好地完成了比赛,高学佳团队用了40分钟完成比赛,成绩位列第二。
  “中午看见这个排名我有点信心了,因为下午的放线是我们的长项,基本上是天天做的工作。”高学佳说。
  熟能生巧。
  果然,在下午的放线比赛中,高学佳和队友快速、准确地测量和内业计算,将小圆5点定位,精准地确定了打桩、砸钉的位置,使圆盘可以准确套进比赛规定的小孔。
  他们25分钟就全部完成,比第二名的种子选手快了整整14分钟,总成绩一跃成为第一。
  师从测量名将高大春
  高学佳2012年来到市政集团二处,跟随师父高大春开始学习工程测量。
  高大春是市政集团项目测量管理工作的带头人,也是测量专业领域“一顶一”的高手,更是测量圈里的名人,曾荣获“北京青年技术能手”称号、2013年又获得“享受北京市政府特殊津贴技师”殊荣。
  两个人都姓高,高学佳和高大春的性格也有点像,都不爱说话。学徒期间,高大春是主测,高学佳就跟着跑尺,一点一点学。
  开始不让碰仪器,但高学佳一直很向往自己能操作仪器的一天。过了一个月左右,师父终于让自己上手摸一摸,看怎么用的。从支仪器开始到学习内业计算,再到学习导线计算。
  “开始挺懵的,也挺麻烦的,但是经常做、经常学,就比较熟悉。测量就得多干,且亲自做了记忆才更深刻。”高学佳说。
  刚开始工作,难免有差错。
  有一次,高学佳看水准尺,由于测量距离比较远,他看得不是太仔细,报了一个数字。师父高大春复核时一看,数字不对。当时就指出了他的错误。
  “在工程里测量错一点,影响挺大的。虽然师父没说我,但是我也挺内疚的,而且仔细一点是可以避免错误的。”高学佳说。
  从此以后,测量时他就特仔细,再也没犯过错误。
  测量工作贯穿每个工程始末。工作5年,高学佳和同事在每个工程刚开始时串导线、水准、高程,开工前把点导到施工区,施工中撞位放样,结构放样,高程,结构位置测量。工程测量的技术他早已烂熟于心。
  从“老稚嫩”到“老沧桑”
  一个眼神儿,就知道这个活儿应该怎么干,这是高学佳和崔超、包余阳之间的默契。
  实际上,在项目部,测量组一共6个人,经常是一起外出测量。配合的时间长了,默契自然而然形成。
  除了师父高大春,1989年出生的崔超已是测量组最“高龄”的人员了。于是,崔超这个“老大哥”带着一帮90后,担起了项目部的测量工作。崔超根据每个人不同的性格特点,分配工作内容。比如包余阳性格比较活泼,就安排他参加一些文体活动类的比赛。高学佳心理素质稳定,就安排他参加竞技比赛。
  “您看我像1989年出生的吗?我看我自己都像三十五六岁的,不过,10年后您再来采访,发现我还这样儿!”崔超自谑着说。
  “您看看我们大学毕业时候的照片,老稚嫩了!再看看现在,老沧桑了!”包余阳说。
  测量工作辛苦,不但早出晚归、风吹日晒,而且工作环境恶劣,但这些小鲜肉,做得很嗨。
  他们刚干完的未来科技城人行通道项目,在打桩、放点位时刚下完雨,在低洼的地方,泥、水、打桩的机器带出泥浆混合在一起,由于时间紧,他们没有时间回去取雨鞋和其他装备,就那样在泥坑里测量。
  测量需要看图纸,有的图比较复杂,大家就一起一点一点琢磨。
  在人行通道工程中,有个从地面到地下坡度大的测量位置,仪器很不好看,站在下面看不到上面,站在上面看不到下面,没法测量水平距离。如果出现误差,一旦打上混凝土,将来安装不上电梯,就属于工程事故。现场,测量组每个人都提出了不同的核算方法,比如假定坐标、钢尺量、实地放、转点放。通常10分钟就可以完成一个点的测量,这次竟用了半天时间,最后测量组终于测出了准确数据,工程顺利进行。
  “在一起合作五六年,其实水平都差不多,就是以我的名字参加的比赛。”高学佳说,测量不是一个人可以完成的工作,讲究团队配合。而高学佳的团队,正是有了日常久处不厌的配合,才达到用眼神就传递信息的默契。



关于我们| 网站地图| 官网微博| 手机报|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主办:劳动午报社 运营管理:北京市总工会信息中心 版权所有©2013-2016 技术开发:北京正辰科技发展股份有限公司

ICP备案:京ICP备05021144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3001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