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字: 劳动 博览 维权

您所在的位置:人物 > 今日人物 > 正文

为矿车“把脉诊病”23年——记首都劳动奖章获得者、首钢矿业公司水厂铁矿矿车司机王文超

2017-09-12 作者: 马超 来源:

 
  在首钢矿业公司水厂铁矿,有一名矿车司机,被人们称为给矿车“把脉诊病”的“主治医生”。他叫王文超,参加工作23年来,他专心开车,专注修车,靠着一点一滴的自学,攻破多项受国际、国内技术封锁的专业技术难题,2015年度荣获首都劳动奖章,2016年被评为首都最美劳动者。
  有一个爱学习的好习惯
  王文超之所以能够成为矿车“主治医师”,缘于他的爱学习。从上中学起,王文超就痴迷于无线电技术,每个月都要用攒的零用钱买一本《无线电》杂志来学习。
  有一次,王文超家里的电视机坏了,他就悄悄鼓捣上了。打开电视机后盖,捋着里面的线路一点点检查,并结合自己的判断断定问题出在变压器上,拆下来一看果然是线圈烧了。他买来铜线重新缠好变压器线圈,把电视机组装好后,能凑合看节目,但声音总是不清楚。根据学到的知识,他推断是变压器线圈缠得不实造成的,又把电视机打开,重新结结实实地缠了一遍变压器线圈,问题随之迎刃而解。将近30年过去了,说起第一次修理电器的情形,王文超记忆犹新。
  1994年,从部队退伍的王文超来到矿业公司水厂铁矿汽运作业区,当上一名矿车司机。他依然保持着爱学习的习惯,没用几年就成为司机中的佼佼者。但他没把目标简单地定在开好矿车、保证完成运输任务上,而是把眼光放得更远,将学透和掌握矿车各种总成机件的工作原理、检修方法作为自己的追求目标。每当矿车出现故障后,王文超总是要与修理工一起干,不懂的地方就虚心请教。渐渐地,他精通了各类机件的工作原理,并掌握了大量维修知识。由于工作业绩突出,2003年,他成功竞聘到矿车机长工作岗位,成为领导几名司机和管理几台矿车的负责人。
  由于司机的收入与所驾驶矿车的运输量及耗用成本挂钩,为了保证机组里的矿车能超额完成任务,降低耗用备件成本,王文超动起了修理的心思。他常常利用业余时间,把别人丢弃的一些矿车上用过的电器废旧元件收集起来,带回宿舍、家中,对着电气元件翻来覆去地琢磨、识别、拆装、焊接……等到修复好了,便安装在自己所管理的矿车上。因为很少领用电器元件,他的机组矿车备件耗用量一直很低。
  自学打破国外技术封锁
  2004年,水厂铁矿开始引进白俄罗斯别拉斯重型汽车制造厂制造的130吨电动轮矿车。中央处理器是此类矿车的核心控制部件,其功能和复杂程度类似于“人体大脑”。刚开始时,此部件故障频发经常死机,一台台矿车被迫停了下来。中央处理器电脑控制系统的调控方法和指令程序属于厂家的商业机密,售后服务的专家在处理故障时,总是把矿里和车间技术员劝退到车下,关上司机室门一干就是小半天,不让任何人靠近。频发的中央处理器故障降低了矿车效率,抬高了维护成本,面对这种情况,王文超总觉得矿车和人一样,都有自己的生命语言,只要肯去学习了解,就一定能攻克这个难题。
  修复中央处理器的核心技术难题,是要能够对控制程序进行准确修改,这可是个高精端的细致活儿。王文超把程序文件拿回家,在电脑上一打开就傻了眼:程序文件是用英语编写的,里面的数据参数和元器件名称是俄文标注,这对只有高中文化程度的王文超来说,“语言关”就像大山一样矗立在眼前。
  再高的山,只要肯攀登。王文超找来俄语词典,将俄文标注的元件名称一个一个翻译成英语,然后再把用英语编写的程序文件翻译成中文。手上的电脑、身边的大学生徒弟都成了他请教的对象,下班后他对照书籍,拿着电器元件翻来覆去地琢磨,常常是一鼓捣就到深夜。全面完成中文程序文件的翻译,王文超用了两年多,最终,王文超凭借着他的肯学和努力,掌握了130吨矿车中央处理器程序控制、修改的全部“绝活”,打破了国外技术封锁。自2007年以来,水厂铁矿彻底摆脱了电动轮矿车电控系统修复依赖国外专家的被动局面。
  “造”出独有中央处理器
  成功迈出了第一步,王文超仍觉得远远不够。因为,修是会修了,但故障频发的问题仍然存在,难题还没有彻底解决。“读懂”中央处理器后,王文超开始踏上它的升级改造之路。
  面对升级中央处理器的难题,他从查找“什么地方坏了”入手,把中央处理器“拆”开,拿起万用电子表,沿着电路板上细小的线路和板块之间,不厌其烦地仔细测试起来……找出了线路虚接、螺丝松动、连接处开焊、元器件烧损等问题。在显微镜下,他左手把持住一块书本大小的电路板,右手持着如铅笔大小的焊把,在密密麻麻的电子集成块、电子管之间,仔细地穿寻着、点焊着,把损坏的部位进行处理,实现简单修复,装机后效果良好。
  “为什么会损坏?”勤于钻研、爱思考的王文超,每次车辆发生类似故障时,就把错误信号数据记录下来,等到外国专家把故障处理好后,再将有关数据抄录下来进行对比研究,仔细寻找其中规律性的东西,渐渐积攒下成千上万条程序数据。与同事探讨、通过电话或互联网沟通切磋、利用休年假时间到厂家登门请教,他终于找到了症结所在。
  在对中央处理器的部位元件进行更换、对线路板进行浸漆、对箱体进行密封等处理后,王文超修复的中央处理器已然是升级版。最终,经王文超巧手“造”出的中央处理器,故障率大幅度下降,每年仅需要定期进行一次“自主保养”。2015年以来,水厂铁矿几乎不需要购买中央处理器的整机备件,凭着王文超的独有技术绝活儿,仅此一项年降成本70万元。
  自制平台练就修复术
  由于水厂铁矿在用的电动轮矿车电器元件大多是国外进口,公司提供的又多是整机备件,没有零星电器元件。一块电路板有上千个元件,却无处供应。为克服困难,王文超经常利用休息时间跑唐山、奔北京去查寻,自掏腰包购买一些电器元件、电修工具、仪表和技术书籍。为了方便检修工作,他还自行研制了一台矿车小型电气总成件修复试验台,增强了对发电机、启动机、换挡器等矿车小型电气总成件的修复检测能力,提高了维修质量。
  他还自筹资金购买电子显微镜,练就出了一手高超的“显微焊接工艺”,通过对精密电子线路板检查焊接电子元件,对以前肉眼很难观察判断故障点位进行更加准确地辨别和修复,仅在当月就修复130吨矿车中央控制器1个,MBC1个,节省成本5万元。
  多年来,王文超还修复了大量发电机、电脑平衡器、换挡盒、启动器以及各种电路板等小型机电件,帮助其他机组排除了不知多少次设备上的“疑难杂症”。依靠机电件修复,他平均每年创效益都在120万元以上。



关于我们| 网站地图| 官网微博| 手机报|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主办:劳动午报社 运营管理:北京市总工会信息中心 版权所有©2013-2016 技术开发:北京正辰科技发展股份有限公司

ICP备案:京ICP备05021144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3001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