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字: 劳动 博览 维权

您所在的位置:人物 > 今日人物 > 正文

陆树铭:“关公,我心里的神”

2017-08-25 作者:余翠平 来源:劳动午报

\
 
      他有过风华正茂的辉煌岁月,也曾锒铛入狱,度过人生最暗淡的时光;赵云和孙策是他最钟爱的人物,对于关羽,他说“半人半神,只能仰望,当神供着”,却在偶然机缘下,凭实力击败36个关羽扮演者,成功塑造了“丹凤眼,卧蚕眉”的美髯公;从“形似”到“神似”,他完美演绎了关公神韵中的“凝重”与“飘逸”;他为母亲演唱《一壶老酒》,深情的旋律感动了无数人;他成立“陆家班”,在践行公益的路上传承忠义文化……他就是1994年电视剧《三国演义》关羽扮演者——陆树铭。

  陪表妹面试,“偶入”文艺圈

  陆树铭从小在陕西省渭南市长大,家里有兄弟姊妹六人,全靠父亲一个人工作养家。“当时家庭特别困难,吃都吃不饱,尤其是困难时期,一到月底粮就没有了,也没有钱,只能东家借三块,西家借五块,开了工资后,再还钱,用借来的钱去买点粮。”

  大约在陆树铭8岁的时候,他看了《三国演义》的小儿书,赵云和孙策是他最钟爱的人物,对于关羽,他说“半人半神,只能仰望,当神供着。”

  上学之后,因为陆树铭个子高,进了学校的篮球队。进篮球队没多久,老师找到陆树铭谈话,“你到学校宣传队吧,学学唱京剧。”就这样,陆树铭跟文艺结了缘。

  日子一天天过去,1980年《西安晚报》登出西安话剧团招人的消息,陆树铭就带表妹去参加考试,等待的时候,一个考官走出来,看见了陆树铭,就问陆树铭是考生吗?陆树铭说不是,是陪人来考的。结果考官拉着陆树铭的手,让陆树铭进去试试。陆树铭进了考场后,先唱了几首歌,然后朗诵,没想到一试即中。

  当年把陆树铭拉进考场的那个人就是著名小品演员郭达,后来他曾回忆说:某日,他看到一个男孩趴在窗户上正向考场张望,他拍了他一下,陆树铭转过身来,他顿时眼前一亮:呃,这小伙儿!一米八六的大个儿,身材魁梧,相貌堂堂,眉宇间透着一股英气,音色也浑实厚重,不由心中暗喜,职业的敏感告诉他这家伙可能是块儿料。

  铁窗岁月,让他从精神上成熟起来

  年轻时的陆树铭身材高大,十分帅气,很快他就有了女朋友,由于年轻对什么事物都充满好奇,他就跟着女朋友在别人家里参加舞会,跳贴面舞,正好赶上严打,因“精神污染”,陆树铭入狱14个月。

  那段日子是他的人间炼狱。所里每餐一个黑馍、一块咸菜加一碗凉水,当时1.86米的个头,他只剩下了160斤,经常饿得头昏眼花,实在没办法就吃大蒜充饥,辣得两眼流泪胃里灼痛也不舍得放下。陆树铭仿佛跌进了万丈深渊,想往上爬,却什么都抓不住,无助、绝望……

  后来陆树铭被分配看管死刑犯,在绝望中他遇到了比他更绝望的人。他帮他们喂饭、洗澡、洗衣服。偶尔陆树铭会听他们讲自己的故事,很多时候就是一次偶然,人便走上了绝路。

  通常傍晚时,上面会来人告诉他明天行刑,陆树铭就陷入了巨大的痛苦中,墙上的钟表咔咔响着,他每过一会去看看他们,他们睡得正香,一想到他们第二天要走向死亡,他的泪就流了下来。凌晨4点,牢门突然打开,几个人猛然跳了起来,武警拉着他们往外走,几个人齐刷刷跪下:陆哥,我们走了,你的恩情,我们20年后再报!陆树铭把脸侧向别处,头微扬着,眼闭着,两行泪从眼角流了下来,最多的时候,在他面前一次性走了40多人,从那以后,他再不说“上路”。

  一年多以后,陆树铭的事情有了结论,他被宣布释放免于起诉,并按政策补发了工资,但组织上还是勒令他调离演出队告别舞台,后被安排去贸易公司做业务。这段时间,陆树铭饱受非议与冷漠,那种跌进深渊的感觉无时无刻不缠绕着他。尽管不在演出队,他仍然坚持每天早晨去练声,工作闲暇的时候,广泛涉猎中外名著……他在心灰意冷时常在心中默念: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他一定会重新回到热爱的舞台上……

  这段不堪回首的铁窗岁月,让“年少不知愁滋味”的陆树铭一下子从精神上成熟、深邃起来,他慢慢开始思索自己的人生、未来,意外的灰暗岁月,给他青春的眼眸增添了沧桑、厚重,而这份“厚重”,又隐隐让他具备了被命运垂青的特质…

\
关公剧照
 

  凭实力,击败36个关羽扮演者

  “中央电视台来找《三国演义》中关公的演员,见字速来胜利饭店2号楼2层2号”。贴在铁门上的这张纸条,让陆树铭和《三国演义》结下了一生的情缘。

  “我觉得这是冥冥之中的缘分,那天中午还晴空万里,傍晚突然狂风大作,暴雨倾盆。”陆树铭慢慢陷入了回忆,他反复跟记者说,他喜欢“冥冥之中”这个词。

  1990年的夏天,陆树铭正在咸阳拍摄一部公安题材的电视剧,傍晚的暴风雨,让他担心自己那40平方米的小家给冲了,然而到家后,一切好好的,只是铁门上多了一张纸条,陆树铭一看日期:坏了,是3天前的!

  等他呼哧带喘赶到指定地点,对方正在整理行李,再晚到一会儿,《三国演义》剧组就转战别处了。

 

  记者曾采访过《三国演义》的制片主任宋小汀,他至今记得见到陆树铭时的感受:大高个儿,浓眉大眼,眼里含着深情,脸庞带着沧桑!

  “导演,如果他演不了,全国就再找不出能演关公的人了。”宋小汀兴奋地给北京打电话,旁边的陆树铭震惊中带着狂喜,这一年,他34岁。脸上和眼睛里带着不属于他这个年龄的深邃,“我突然明白,我之前所有的遭遇,都是为了遇关公所必须经历的劫难。”突然闪回到“曾经的灰色岁月”,陆树铭的眼眸掠过了一丝暗淡。

  到北京化好妆,陆树铭照了下镜子,吓了一跳:“丹凤眼,卧蚕眉,面如重枣,这不就是我8岁时看小儿书上的‘美髯公’关羽的模样吗?太像了!”

  走到考官面前,陆树铭一抱拳,说:“关某姗姗来迟!”导演问:“你怎么知道你能成功?在你之前已经筛下去36个关羽扮演者了。”陆树铭神态傲然,嗓门洪亮地回答:“非我莫属!”

  考官立刻出题:“曹操带领百万雄兵杀将来。”陆树铭没有思考,一拂长须,蔑视大笑,大呵一声:拿——刀——来!台下顿时掌声雷动。

  卸了妆回到大厅,女导演蔡晓晴走过来,把《三国演义》前六集剧本送到陆树铭手里,“关公是你的了,回去做准备,前六集的戏由我导演,春天桃花一开,我们就拍‘桃园三结义’”。陆树铭高度紧张的内心,伴随着巨大的喜悦,终于舒缓下来,他知道,他的人生,将要迎来一个华丽的春天。

  不用替身,他六次从马上摔下

  春天,桃花开了,一片缤纷灿烂,《三国演义》第一集的“桃园三结义”在香山脚下的花海里开拍,附近的老乡都站在不远处的小树林眺望,一位老人家不停指着陆树铭说:“瞧,关公,那是关公!”声音不大,那一刻,陆树铭心里说不上来有多自豪。

  戏里他饰演的关羽双手相握,向前一步,面对大哥刘备,泪流满面,倍加动情地说:“关某虽一介武夫,亦颇知‘忠义’二字,正所谓择木之禽,得栖良木,择主之臣,得遇明主……愿终身相伴,生死相随。”张飞流着泪大呼:“俺也一样!”

  “三个男人,面对苍天,膝下黄土,结下了此生不渝的金兰之誓,所有的理解、信义全在那真挚的‘大哥、二弟、三弟’的呼唤中产生,随后是‘这一拜,生死不改……’深情的歌声响起。当时我仿佛在梦里,现在20多年过去,我依然记得那一片美丽的桃园,刘关张从此并肩作战,生死不渝,而戏外,我和扮演刘备的孙彦军、扮演张飞的李靖飞也成了几十年的好兄弟。”

  一部《三国演义》,从筹备到播出,长达五年时间,就是为了追求制作的严谨和完美,如何最大程度的还原三国时间的历史背景,拍出厚重感来,是剧组追求的最高境界。

  为了演好关羽,陆树铭每天练刀练枪,经过几个月的骑马训练,最后可以完全不用替身拍摄双手撒缰绳骑马的搏斗戏,陆树铭说,他前后共有六次从马上摔下来,最严重的一次,长达一个月躺在床上不能动弹。为了不耽误拍摄进度,大夫拿着给动物用的一尺长的针管,给他抽掉腿里的脓血和积液。

  大针管扎进去,陆树铭疼得直喊,大夫说:喊啥!关老爷刮骨疗毒都面不改色!陆树铭苦笑着说:“我是凡人,不是关老爷呀!”有了亲身体验,陆树铭后来演‘刮骨疗毒’的戏份时就特别能投入进去:“刮骨非常疼的时候,只是嘴角微微一动,眉毛紧锁又舒展开来,捋着髯,喝着酒,谈笑风生。”

  此外,陆树铭还认认真真把84集电视剧《三国演义》的剧本抄写了一遍,他把抄写好的剧本贴满了宿舍的床上、墙上。还有厕所的马桶边上、洗漱池的镜子上。不拍戏的时候,他就跪在床上,面对着墙,披着大衣默背台词,很快,陆树铭就把全部台词背得滚瓜烂熟,走路、甚至吃饭的时候,他都在揣摩关羽的人物性格与其他人物之间的关联,以及故事发展的来龙去脉。

  他用情至深,完美演绎了关公

  拍完“千里走单骑”,陆树铭演关公,从形似到神似,越来越自如了。

  “在民间,关羽是‘忠义’的化身,作为一名普通演员,去表演这样一位‘半人半神’的人物时,是非常难的,除了外形,我想到了神韵:怀疑的,蔑视的,不屑一顾的,深情的……我设计出了多种眼神,来更好地塑造关公。在表演中,我试着表现出关公的‘凝重’与‘飘逸’来,而且要把握好两者的度,因为过于凝重显得呆板,过于飘逸又失去庄重感。”陆树铭说,败走麦城,是关羽一生的终点,而拍这场戏,则是在零下30度的河北木兰围场。

 

陆树铭出席《我遇关公》渭南签售会

 

现场签售新书

  “漫天大雪飘落,我穿着单衣跪在雪地上,磕了三个头,满怀崇敬遥拜关公:关老爷,我愿用我最大的真诚来演绎这段‘败走麦城’,希望您在天之灵保佑我们所有人,一定会拍好。我回头,漫山遍野齐刷刷跪了几百名战士,我知道在大家心里,关公是那样神圣,一瞬间,感动的泪,顺着脸颊流下。”

  这时的关羽,须发花白,兵士已尽,他走出大帐,看着战士们,多少年的征战,桃园三结义后生死相随的兄弟情,曾经的梦想和辉煌,那一刻,他知道必死无疑,盘旋在心的,有壮志未酬的怆然,兄弟情义的炽烈,他流出了英雄之泪,波澜壮阔的一生,一切将归于尘土……

  “当演完关公的每一个经典场面,我的精神和灵魂,已经与他紧紧系在了一起。”

  1994年底,《三国演义》正式上映,大受好评,出现了街头巷尾热议“三国”的盛况,最高收视达到50%以上,而陆树铭扮演的“关公”更是深入人心,广受赞誉。陆树铭说,关公的角色成全了他,也让他陷入一种“绝境”,《三国演义》之后,很多导演认为,他的外形只能演关公,于是他的艺术之路变得漫长而艰难……

\

 

为妈妈深情演唱

  2010年,陆树铭80多岁的老母亲突然被查出患了恶性肿瘤,那一个晚上,无数往事涌上心头……

  而当陆树铭离开家奔赴剧组10天后,他又收到家里传来的噩耗:父亲去世了!

  “那个时候我就知道,无论我再努力,都不可能让父亲看到荧屏上我演的关羽了,所以在塑造关公这个角色时,我是带着满腔悲痛与遗憾去完成的,我的每一个眼神和动作,都是对父亲养育之恩的回报。”

  常年在外,回家陪伴母亲的时间很少,此刻母亲病重,他想起每次回家都能喝上母亲酿的米酒,心里对母亲的深情自然就流淌成《一壶老酒》的歌词:喝一壶老酒,让我回回头,回头望见妈妈的泪在流,每一次离家走,妈妈送到家门口,每一次离家走,一步三回头……

  2014年,陆树铭带着母亲到中央电视台录制《九九艳阳天》,年近60岁的陆树铭站在舞台上,在全国观众面前为90岁的母亲深情演唱了《一壶老酒》,那一刻母亲紧紧依偎在他的肩头,眼里有了动情的泪……《一壶老酒》动情的旋律,借助网络,感动了无数人,随后,他又创作了《生死百年》《最美四月天》《好朋友常聚首》等脍炙人口的歌曲,今年4月份,陆树铭成立了以传承忠义为名的演艺团体“陆家班”,践行公益,传播忠义孝道文化,成为陆树铭新的事业……

  【记者手记】

  终于约上了老版三国关羽的扮演者——陆树铭。采访之路漫漫。

  雨声潺潺。

  他上来说:你要把对关羽的有色眼镜摘掉来和我聊。

  我惶恐万分,仔细琢磨,自从眼睛度数下降后很少戴眼镜了,且近日不幸将眼镜踩坏,既然没戴眼镜,咋摘有色眼镜?

  他哈哈大笑,说,我是比喻,你别用对关羽的美好想象,来对待60多岁胡须花白的扮演者陆树铭。

  他最难忘的是曹操败走华容道的戏份,暴躁的,轻蔑的,平静的,不屑一顾的,各种可能性剧组设计了个遍,最终,他以不变应万变,说表演的最高境界是不表演,以一个淡然的表情演完全部,而内在的纠结隐忍都在表情里含着。

  他笑的时候眼里充满深情,说与刘备、张飞的扮演者在生活里感情一样好,角色与现实差别不大。不笑的时候,眼神充满沧桑。

  他说,他和宋小汀成了一辈子的朋友,狂风暴雨的傍晚,宋小汀兴奋地对导演说:除了陆树铭,全国再也没有能演关羽的了。

  当拍完败走麦城,他终于如释重负,可是岁月越久,当各种年龄层粉丝对他礼遇有加时,他觉得肩上担子重了:要把忠义的文化传承下去。

  他曾出演《大话西游》,和周星驰合作演牛魔王,他说他完全是碍于情面,虽然和说粤语的周星驰对戏只能数数,但他对周星驰并无偏见。

  近年来他以歌曲《一壶老酒》再度出现在公众视野,诉说他对母亲的爱和执念,与我心有戚戚焉,他曾说到兴致高处,唱了韩磊的《等待》和《走四方》,那浑厚朴实的嗓音一如一壶老酒给我的感动和震撼。他果然是天生的歌者。

  临行有人过来合影,他高大的身材,花白的胡须,深邃的眼睛,在人群中分外耀眼。

  我曾经无数次设想过,为什么他能把关羽演得那么好,见到本人,我才明白,他和关羽一样,就是那样朴实、忠厚、侠义。

  他说:“我塑关公,关公也塑我。关公给我的一生点亮了一盏忠孝节义的明灯”。

  在浮世里,他有很多选择的关口,只要违心说些话,做些事,境况都会好得多,但是,他都没有。他说,关公,是他心里的神。

  是的,关公,也是我心里的神,他用生命完美诠释了忠义,成为千百年来国人心中的神。

  □本报记者 余翠平



关于我们| 网站地图| 官网微博| 手机报|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主办:劳动午报社 运营管理:北京市总工会信息中心 版权所有©2013-2016 技术开发:北京正辰科技发展股份有限公司

ICP备案:京ICP备05021144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3001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