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字: 劳动 博览 维权

您所在的位置:劳动者周末 > 正文

歌唱家柳石明讲述《木鱼石的传说》主题曲背后的故事 美丽传说的传奇

2014-09-27 作者:邢大军 来源:劳动午报

  ■他刚出世得肺炎,面临死亡威胁。 退掉河大数学系,考上中戏话剧表演班。
  ■他没去话剧团,被歌舞剧院招用。与郭兰英同台20余载,他甘当绿叶。
  ■他原唱《一个美丽的传说》,成就自己的“美丽传说”。他凭借着对歌唱的热爱, 自创颈椎保养法,延续着歌唱生命。
  如今,提及柳石明,人们自然而然会想到《一个美丽的传说》。“有一个美丽的传说,精美的石头会唱歌。它能给勇敢者以智慧,也能给勤奋者以收获……”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电视连续剧《木鱼石的传说》主题曲《一个美丽的传说》风靡大江南北,演唱者柳石明也成为家喻户晓的红歌星。《一个美丽的传说》堪称内地流行歌坛真正意义上的第一首兼顾流行与民族风格的经典之作、开山之作,也是扛鼎之作。柳石明的精彩演绎开创了“民族与通俗”唱法的新风格流派,虽然其后学仿者无数,但却都无法与柳石明比肩。
  刚出世得肺炎
  面临死亡威胁

  谈及童年往事,柳石明说:“我出生于上世纪30年代后期。我降生后,亲戚朋友都来看望,当时有一个姨娘正好来家中,看到刚出生的我热得出汗,于是就给我扇了几下扇子,结果就这几下,我就发起了高烧,之后就转成了肺炎。可以说来到人世后,还没吃一口奶,就开始吃药。我一直高烧不退,奄奄一息,连我姥姥都流着泪劝我父母说,这孩子恐怕留不住了,不行就别要了,扔了吧。赶巧父亲认识一个教会的德国医生。父亲就费很大劲把德国医生请到家里给我看病。他给我喂了药,给我父亲留下一句话,说如果明天天亮前这孩子能退烧的话,那他就有救,如果退不了烧,那就没办法了。说来也是命不该绝,天亮前我真的退烧了,接下来就一下子转好了。由于经过这场磨难,父母都倍加疼爱我,觉得我这算是捡回一条命。我是这个家的第八个孩子,其实我上边还有两个孩子幼年夭折,所以算起来我应该排行老十,父亲就给我起名柳石明,中间的石字与十谐音。”
  柳石明说:“自从奇迹般地脱离生命险境后,父母对我这个失而复得的孩子就更为珍爱。我4岁还迟迟不开口说话。家里人都以为我是不是小时候发烧导致耳聋,或者先天哑巴。父母带我去看医生,检查发现听力和声带没问题,连医生都百思不得其解。父母只能用贵人语迟来安慰自己。那时,我每天抱着话匣子来听,一听就是一天,最喜欢戏曲节目。5岁时,有一天我忽然开口了,但不是说话,而是唱戏,是跟着话匣子唱起了京韵大鼓《大西厢》。这一下子就把家人和邻居都惊住了。自从开口说话后,我就喜欢唱戏,而且声音清亮,讲起戏来头头是道、口才非凡。邻居们都说我将来注定要走唱戏这条路。我果真干了文艺工作。”
  柳石明说:“自幼喜爱文艺,尤其是戏曲,可以说是受家里熏陶。我父亲所在的电信局有个业余京剧团,每年都会在长安大戏院组织演出。我小时候都是看着他们的演出长大的。我们家逢年过节或是来了客人,就会摆开文武场。大家轮流唱一段,我因为会唱戏,嗓子也好,所以也经常给大家表演,获得大家一致的肯定。从那时起我就痴迷上了曲艺,尤其是演唱,在上学时也没间断过。小学时在文艺队唱《夫妻识字》、《小放牛》等,算是文艺骨干。我在北京四中依旧是文艺骨干。学校有业余京剧团,由于我的嗓子好,音色亮,调门高,所以我基本上分到的角色都是旦角,也算小有名气,一度还受到专业前辈的青睐。但那时京剧界旦角行当已经开始培养女生,所以我也就没往男旦这个行当上再走。”
  退掉河大数学系
  考上中戏话剧表演班

  谈及大学生涯,柳石明回忆说:“虽然身在戏曲氛围中,兴趣和心愿也是从事戏曲工作,但父亲不同意我走这条路。我只好遵从父亲的意愿,考上了位于天津市的河北大学数学系。考上这样的大学和专业,备受邻里朋友瞩目推崇的。大家都替我高兴,但唯独我很受煎熬。因为我的志趣根本就不在这上面。上了大学后,由于不适应这样的专业学习,我一度失眠,慢慢的患上了神经官能症。第二年,我被迫休学回家养病。说起来也怪,等我回到家后,这病就不治而愈了,也不失眠了。回家后我萌生了退学的念头,不但父亲不同意,连邻居和朋友都不理解,而且很惋惜。好在母亲比较开明,也是心疼我,她支持我退学。就这样,我的两年大学生涯就这样结束了。退学后,我一心想搞艺术,想往文艺方面发展。但父亲希望我还是要考大学,所以我就用了很短的时间简单复习了一下文化课,1958年报考了外语学院和中央戏剧学院两所大学,结果是都考上了。父亲希望我能上外语学院,极力反对我学习戏剧。但是我打定主意,一定要上中央戏剧学院。就这样我以文化课第一名的身份成为了中戏话剧表演班的学生。”
  但是,再度开始的大学生涯并非顺风顺水,用柳石明的话说就是“上了学就后悔了”。
  “首先说话剧跟戏曲表演风格差别很大,我以前戏曲舞台经验很多,但也落下了很多戏曲程式化表演的毛病,这在话剧表演上是大忌。再有,当时戏剧学院有这样一个规矩,新生入学第一年如果不合格是要强制退学的。还有那时流行高大全式的工农兵形象。从外表上看,我显然不属于高大俊朗型的。综合这几项因素,显然我很难适应这样的表演学习,因此压力特别大。第一年学业结业的时候自己组织一台大戏,我扮演一个老太太,表演上很好看。但有的老师就觉得我没发展前途,主张淘汰我。多亏我的主讲老师力挺我,她觉得我将来的表演会越来越有特色,就这样算是过关斩将留下了我。发展果然应验了主讲老师的判断。因为我的舞台经验比其他同学丰富,尤其是戏曲表演上打下的台词功底。因此常常在舞台上表现大段台词时非常流畅且有激情。但这是话剧舞台,这种情形在戏剧学院的历史上几乎没见过。”谈及往事,柳石明说。
  与郭兰英同台20余载
  他甘当绿叶

  柳石明说:“我上大学的时候一直都是文艺骨干,因为嗓子好,加上爱唱歌,所以常在各种汇演中上台独唱,老师和同学们都说我应该去音乐学院上学,而不应该学话剧。到了毕业分配那年我的分配通知一直没下来,当时我很着急。老师跟我说,其实已经有话剧团要我了,但偏巧这时有中国歌剧院到学校来要我,所以老师希望我能自己来抉择一下。不知道歌剧院为什么会找到我,毕竟我不是学习音乐和歌剧的专业学生。有一天老师找我去表演歌曲,台下坐着一些人。后来我才知道,那些人是中国歌剧院的专家。据说当时郭兰英也在台下听我唱歌,但我当时并不了解这一切。我能走上歌剧舞台,可以说完全是个意外。那是1962年,郭兰英大姐所主演的歌剧《白毛女》缺一个男一号,是因为原搭档年事已高,欲挑选一位歌剧新搭档,所以才到下面去挑选新演员。去中戏选歌唱演员,一来是经人推荐,二来也是郭兰英的主张。她认为歌剧的角色一定要由有舞台表演经验的专业戏剧演员来担当,而不能仅限于专业歌唱演员。由于我是中戏嗓音条件最好的,同时也有这方面的功底。就这样,这个意外一下子改变了我一辈子的专业道路,我被调入中国歌剧舞剧院,与郭兰英一起搭档演出。《小二黑结婚》、《刘胡兰》、《白毛女》、《窦娥冤》等剧目不断地重编重演,观众们也仍保持着强烈的兴趣。我幸运地赶上了中国歌舞剧最红火的黄金年代,并为此作出一点小小的努力,为此,我从不后悔自己当初的选择。”
  与郭兰英同台演出20余载,虽然在那个红得耀眼的年代里,柳石明一直都甘当绿叶,但他却说“那一段从艺经历对我来说是舞台生涯最重要的一个阶段,郭兰英既是我歌唱艺术上的导师,同时也是我精神上的一面镜子。她教给我如何对待自己的事业,她有一句名言我至今铭记:要用心去歌唱。她的专业精神与敬业态度,时常会激励我并感染我,从精神意义上来讲,歌剧生涯让我格外满足。”在歌剧《窦娥冤》中,柳石明扮演的窦天章曾荣获文化部颁发的表演奖、优秀奖两大奖项。
  对柳石明来说,至今难以忘怀的是郭兰英告别歌剧舞台时的那场演出。柳石明说:“上世纪八十年代初,郭兰英举办告别歌剧舞台的全国巡回演出,我跟她搭档排演了《小二黑结婚》、《白毛女》、《窦娥冤》、《刘胡兰》四个歌剧片段。最后一场演出是在天津第一文化宫,晚会第三段是《白毛女》,然后就休息,最后是《窦娥冤》的《托梦》一段戏。那时候天津第一文化宫因为年久失修,那个地毯倒绒了,地毯一倒绒就非常滑,她扮演的窦娥从山上跑下来冲劲特别大,正好冲到地毯上,结果那个地毯特别滑,就把她滑得飞了起来,之后重重摔倒地上。当时摔的声音特别响,这个意外让全场观众都愣住了。但郭兰英硬是以坚强的毅力站了起来,之后就硬是坚持站在舞台上把这出戏唱完了,那段唱长极了,可能是8分多钟,特别有名。当时我在台上,看见她痛得汗水顺着脸颊直淌,我一看就知道肯定是太疼了,当时我的眼泪就止不住了,当时台下的观众也都被感动的哭了。演出一结束,她就被送到医院,一检查,骶骨粉碎性骨折。粉碎性骨折还能在台上坚持演了一出戏呀,任何一个人都不能坚持,她能坚持了,所以我说这一点我特别佩服她。”
  他因《一个美丽的传说》
  成就自己“美丽传说”

  谈到自己的成名作《一个美丽的传说》,柳石明说:“对于歌手而言,能碰到一首好的歌曲是运气。《一个美丽的传说》是著名作曲家吕远的作品。我跟吕远老师很熟。1985年,电视剧《木鱼石的传说》请吕远老师创作一首主题歌。有一天,吕远老师拿着写好的歌谱找到我,让我示范演唱。这一唱不要紧,我一下子喜欢上了这首歌,连忙问吕老师是给谁写的。吕远笑着说‘就是为你柳石明写的!’一天下午,我被《木鱼石的传说》的制片方请去录音。当时的录音条件不像现在可以乐队和演唱分期录音,都是歌手与乐队现场联合录制,就是一支小乐队。我们边唱边录。当时我还有别的演出任务,时间有限。我就给乐队老师们作揖,开玩笑的说,我说求你们可别冒泡,如果错了我还得唱一遍。结果那天,我们录了两遍就结束了。录完音,我就接到上级的任务出差了。过了些日子,我回到北京,在菜市场买菜时,忽然听到卖菜的老大妈正在哼哼这首曲子。经过打听才知道,这首歌已经传遍大街小巷了!”
《一个美丽的传说》让歌迷评柳石明为最喜爱的流行歌手之一。因为《一个美丽的传说》,柳石明在各地演出的晚会上曾经多次出现过这样的镜头,当他充满激情唱完《一个美丽的传说》这首歌时,全场观众起立,齐声鼓掌呐喊,“再唱一遍!再唱一遍!”现场观众不让他下台,热烈要求再唱一遍,直到听过瘾为止。
  在歌剧舞台上奋斗了二十余载的“小二黑”,却因一曲《一个美丽的传说》红透神州,对于歌手柳石明来说,多少有些峰回路转、柳暗花明、厚积薄发、石破天惊的意味。对此,柳石明说:“我和郭兰英演唱了四十多年。她的戏差不多男主角都是我。我自从唱了《一个美丽的传说》,大家才认识了我。我觉得自己与石头非常有缘,自己名字叫柳石明,唱的又是木鱼石,其中都有木,有石。冥冥之中,好像自己就是该以唱‘石头’而出名。”吕远说:“别说柳石明是唱了我写的《一个美丽的传说》才红的,而是这首歌被柳石明唱了才成为经典的,否则它就是一张曲稿。”
  的确,《一个美丽的传说》的走红与柳石明的独特演绎是分不开的。谈到当年演绎这首歌,柳石明说:“吕老师创作了近一千首歌,成名的就有百余首,这是何等的成功率,这跟他的创作理念和身后的文化积淀是有关系的。《一个美丽的传说》这首歌里面就融入了东北民歌和唐山皮影的音乐元素。当初演唱这首歌时,吕远老师说实词部分根据辽南民歌改编,虚词的哎来哎咳吆部分来自唐山皮影,我就结合这两地的特点进行演唱。比如,唐山皮影里抹弦多,用到歌里效果非常好。”
  自从告别歌剧舞台,走向歌坛的柳石明在近三十年的歌坛生涯中还曾演绎过施光南的《我要飞翔我要歌唱》,还有刘青、曾翔天的《蝴蝶兰》、《故乡的椰子树》等一批佳作。 柳石明的演唱声音明亮,行腔甜润,吐字清晰,韵味醇厚。他深深扎根于民族、民间艺术之中。他对京剧、京韵大鼓等戏曲、曲艺、各地民歌颇有研究,所以他演唱民歌时能够非常准确把握好歌曲的风格。尤其是陕北民歌,处理的天衣无缝,让他人难以企及,比如《有吃有穿》、《横山上下来些游击队》。他演唱的东北民歌《丢戒指》、四川民歌《好久没到这方来》、新疆民歌《达坂城的姑娘》等各地民歌也都非常精彩。由京韵大鼓宗师骆玉笙亲授的《重整河山待后生》堪称是男声版的精品。叙利亚民歌《你呀你呀》是他的保留曲目,由他演唱半个多世纪以来深受广大观众的喜爱。
  吕远老师说,“这一个情字可以把一首歌变得充满情趣,充满性格,充分展示出歌曲本身所带有的情景与地域性,这就是柳石明一生追求的东西。”
  凭借着对歌唱的热爱
  他自创颈椎保养法

  “宁可名气不如艺术,也不要艺术不如名气。”这是柳石明最常说的一句话,这不但是他的人生信条,同时也是他艺术审美上的自我要求。
  近些年,他不但出版系列声乐教材,而且还桃李满园。他圆润高亢、韵味醇厚的唱腔获得业界一致的肯定,结合美声唱法与中国民歌的吐字行腔的“柳氏发声法”被誉为“中国声音”、“中国民族声乐之集大成者”。
  声乐界形容柳石明是“舞台上摸爬滚打闯出来的歌唱家”,可以说,这句话特别准确的概括了柳石明在艺术道路上求索过程。柳石明不是专业音乐出身,却直到现在年逾古稀的年纪,高音丝毫不减当年,这堪称业界传奇。
  柳石明说:“我曾经有一段很严重的颈椎病的历史。有一次在外面演出,颈椎病犯了,感觉天昏地暗、天翻地覆,真的觉得要死了。不能睁眼,一睁开就迅速的转。想打电话,都不能抓电话,也看不见电话的号码了。其实我知道大家住在哪个房间,我已经没法打了,我只能自己去找。扶着墙出来的,最后还是从楼梯上滚下去了。”后来,经过五个小时的抢救,柳石明头晕的症状终于得到了控制,而此时,离演出的时间也越来越近了,他顾不得多想,拔下针头就走上了舞台唱歌,输液胶条还在手背上,现场很多观众都感动得落下热泪。 谈及那次演出,柳石明说:“观众热情得不得了,然后开始我们报幕员扶着我唱。可是报幕员在我旁边老流着眼泪。我唱也不舒服,我说你下去,没事。那天观众还挺热情,我也深为感动,大概唱了三四首歌。”
  这场演出让柳石明的心变得沉甸甸的,他没有想到颈椎病会这么厉害。看着台下热情的观众,柳石明担心以后再也不能为他们唱歌了,而这也意味着他的歌唱事业将会从此被终止。凭借着对歌唱艺术的热爱,柳石明决定自救,从那次犯颈椎病之后,他就开始搜集所有治疗颈椎病的方法,而且自己还创编了一套柳氏颈椎操,并开始坚持晨练做操。慢慢的,不但症状缓解了,而且他也从中形成了自己的一套运动套路和心法。
  柳石明曾随团参加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乡村之声“爱在乡村”公益活动。他们来到山东青岛市黄岛区为渔民演出,一曲《一个美丽的传说》唱醉了所有现场的观众,舞台上的柳石明精神抖擞,容光焕发,一点也不像年近八十高龄的。但下了舞台之后,回到演员休息室,柳石明却突然一下子瘫倒到椅子上。这一举动吓坏了在场的所有人,同时大家这才得知柳石明此次是带伤上阵,演出前他的膝盖刚刚扭伤。当接到中国乡村之声“爱在乡村”公益活动邀请时,柳石明毫不犹豫答应参加。没想到临近演出之前的几天,却扭伤了膝关节,身边的工作人员都劝他推掉这次演出。但他甚至封锁了受伤的消息,赶到了演出现场。看着大家关切的眼神,柳石明却说:“来之前,腿脚就不太舒服,人老了,膝盖扭了一下,痛的厉害。但不能耽误咱们给农民朋友表演啊,我忍忍就行,没什么问题的。”



关于我们| 网站地图| 官网微博| 手机报|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主办:劳动午报社 运营管理:北京市总工会信息中心 版权所有©2013-2016 技术开发:北京正辰科技发展股份有限公司

ICP备案:京ICP备05021144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3001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