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字: 劳动 博览 维权

您所在的位置:副刊 > 情怀 > 正文

父爱如山

2014-08-29 作者:李庭义 文/图 来源:劳动午报

\

“儿子,昨晚睡觉,我又梦见你爸爸啦!”每每去探望母亲时,她总呆呆地望着进门的我,神情恍惚地说道。看着母亲那痴呆的眼神,做儿子的我,什么劝慰她的话也说不出来,因为父亲已经离开我们两年多了,在这七百多天的日日夜夜里,我每时每刻都在思念着逝去的爸爸,他的音容笑貌总复印在我的脑海里,以至于每次坐在电脑前想写写他时,我的双眼总是被泪水弄得模糊不清。

  还记得我小时候的一件事情。有一次,淘气的我把奶奶要做饭的蜂窝煤炉子捅灭了,为此,父亲第一次打了我。过后,他把跑出去的我找回来,不仅承认自己打人不对,而且还语重心长地把抗日战争时,在“跑返”的路上,奶奶如何冒着死的危险去追家里唯一的牲口——被国民党逃兵抢去的毛驴;又如何在回来的路上冒着日本鬼子的屠杀,把失散的家人找到的经历讲给我听……我终于从父亲的一番话语中,体会到他对自己母亲那发自内心地浓浓的爱意。

  “文化大革命”中,父亲在某部队的一个药检所负责动物房的工作。有一次,刚放学回家的我,看到单位的墙外出现了许多反映父亲贪污行为的大字报。看到后,我并没感到吃惊。因为,经常去动物房玩耍的我,曾不只一次地见到父亲在每月结账时,爬在办公室地上寻找一分硬币时的情景。果不其然,没过多久,那些不实之词便不攻自破。

  七年前,父亲身患胃癌,住院准备手术。当时,我和家人都很紧张,怕他受不了病痛的打击,但父亲却非常平静。在手术的前两天,他的身边总围着不少女护士在听他唱歌。我知道,父亲此刻的“平静”,其实是给我们看的。

  手术五年后,父亲的胃癌又扩散了。记得,当我和弟弟最后一次来到那所熟悉的医院,为父亲看病拿药时,医生把我留下来,对我说:“你的父亲可能只有一个月的寿命了……”当时,我不知道自己是如何从诊室里走出来的。看到坐在轮椅上的父亲,那骨瘦如柴的样子,我欲哭无泪。父亲似乎看到了我的表情,他一句话也没说。不一会儿,他向弟弟要烟抽。我说,“您还是不抽的好。”他看看我,说:“香烟陪伴我60多年,它已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如果不想抽了,我的生命也就该结束了……”

  尽管我们花了很多钱为他买了治癌药来挽救父亲的病,但癌细胞的扩散速度还是使他浑身疼痛,最后,连他进食的小米粥都难以下咽,更何况与他相伴了60年的香烟呢。

  父亲走了,长眠在老家的北山上;每年清明,我们都会去那里为他扫墓。每次下山时,我都会再回头望一眼山上父亲的坟茔,我仿佛看到了如山一样高大的父亲正面带慈祥的微笑,此刻用他那双曾多次抚摸过我的大手在向我们挥手告别!

相关阅读:



关于我们| 网站地图| 官网微博| 手机报|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主办:劳动午报社 运营管理:北京市总工会信息中心 版权所有©2013-2016 技术开发:北京正辰科技发展股份有限公司

ICP备案:京ICP备05021144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30017号